央廣網宜昌7月5日消息(記者丁飛 莊勝春 陳鵬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昨天,新聞縱橫關註了湖北宜昌 “麻雀搶食大米成批死亡”事件之後,當地發佈了最新進展:麻雀死亡原因為呋喃中毒,但是與碼頭運輸大米無直接聯繫。重慶市食藥監局同時發佈,抽樣檢測大米未發現呋喃丹成本,但是尚有55公斤的大米未被召回。這場有麻雀突然死亡引發的疑案,真相到底是什麼?
  這場由“麻雀搶食死亡”不經意打開的羅生門,正在繼續上演,真相在哪,凶手是誰,在事情已經過去6天后,依然成謎。我們不妨畫出一條時間軸,從它的起點,發生在6月29號的那一幕說起:當天一艘貨船在湖北宜昌夜明珠碼頭裝運大米時,不慎散落了不少在地上, 20多只麻雀搶食後,竟然當場相繼死亡。宜昌市在連夜抽檢,確認大米沒有問題後,貨船第二天繼續駛往重慶,並於第三天,也就是7月1號達到重慶巫山縣。然而就在第四天,7月2號下午,宜昌市傳來消息,死亡麻雀經過送檢,被查出體內含有殺蟲劑呋喃丹成分。這是一種早已被農業部禁止使用的高濃毒藥,毒性極強。根據重慶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消息,當天下午大米被原地封存,並沒有流入市場。然而在7月3號晚間接受中國之聲採訪時,重慶市食藥監局宣傳處處長潘建波首度坦言,有少量已經流入市場:
  潘建波:少量銷售,出去了一點點,正在召回,已經召回來絕大部分了。
  記者:還是存在風險,如果徹底召回會有一個公佈嗎?
  潘建波:會有,肯定會有。
  直到昨天下午,重慶市食藥監局通過官方渠道對外發佈,該批大米已經於兩天前也就是7月2號在廣東中路468號進行了銷售,有230公斤流入市場,並同時刊發召回通告,要求醫院等密切關註是否有有機磷中毒的病人。截至昨天下午2點,尚有55公斤大米未被召回。既然7月2號就已經流入市場,為什麼直到當天晚上7點前依舊堅稱“原地封存,沒有流入市場”呢?
  麻雀的死到底是不是因為大米含高濃毒藥?重慶市食品藥品監管局從3號上午開始對運抵巫山縣的10個品牌大米抽樣,送檢了13組樣品。通宵檢驗後發佈:樣品中未含有呋喃丹成分。
  重慶市食品藥品檢驗所副所長陳世奇:主要是針對抽檢的樣品做了一個檢驗,按照標準的方法,對於呋喃丹按照標準方法進行檢驗,從送檢的樣品結果來看,沒有查出呋喃丹。除了呋喃丹以外,其它可能導致麻雀死亡的因素,比如農藥殘留,我們現在正在進行檢查中,結果還要有一個過程。
  同樣在昨天下午,湖北宜昌市政府官網掛出消息,經專家進一步檢驗,麻雀的死亡原因是因為呋喃丹中毒,但和碼頭運輸的大米並沒有直接聯繫。且碼頭裝卸散落物和土壤中均不含有呋喃丹成分。按照兩地官方的說法,無論大米在宜昌,還是運到重慶,均不存在任何問題。
  麻雀屍體內的呋喃丹成分到底從何而來?宜昌市目前表示,正在對碼頭周邊的農藥銷售店、農戶使用農藥情況進行排查,追溯呋喃丹的來源。而事件中存在的另一個疑點並未被解答。在大米運輸過程中,宜昌市曾表示,已經裝船大米共4個品牌87噸,但根據重慶食藥監局的說法,7月1號抵達重慶市巫山縣時,這艘船上一共運載了10個品牌的152噸大米,其中宜昌市已抽檢4個品牌28噸。那麼,雙方數字出入為何如此之大呢?這多的6個品牌大米到底是哪裡來的?記者求證宜昌市食安辦專職副主任張志國,得到的解釋是:
  張志國:這個船終點站重慶巫山,沒有到其它地方去。
  記者:沒有到其它地方去,怎麼會又多出了6個品牌?
  張志國:這個也不排除,它會在長江沿線別的港口裝運貨物。
  而重慶食藥監一位工作人員接受記者採訪時則堅稱,中途不可能存在上貨或卸貨的可能:
  記者:這批大米從宜昌運到重慶的時候,中途有上下卸貨的這個行為麽?
  工作人員:沒有,這個沒有。
 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專家私下告訴記者,事實上,即使大米中真的有農藥殘留,含量也不太可能大到可以將麻雀殺死。那麼如果大米沒有問題,麻雀體內的高濃毒藥又到底來自何方?在我國可食用農產品中被禁用的呋喃丹,又是何人在使用呢?種種真相,尚未撥雲見日。
  而整個事件在經歷了6天過後,似乎有更深層次的課題需要探討:在如此關乎百姓糧食安全的重大問題上,在麻雀屍檢查清原因前是否應該先暫緩放行開往重慶的貨船?又是否該在結果查清前保證可能的“問題大米”暫不流入市場呢?突發事件面前,地方政府該如何發聲,檢驗和發貨該如何排序。時間軸的另一端,需要的,並不僅僅是真相的公開。  (原標題:“麻雀搶食死亡”系呋喃丹中毒 宜昌重慶均稱未檢出)
創作者介紹

法式傢俱

ts77tswdh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